蠟筆小新作者臼井儀人的三重深意,看懂的都流淚了

小熊 2020/10/15 檢舉 我要評論

【第一重】 「汙」與搞笑關於情色,《蠟筆小新》從來不吝惜表達,在動畫片裡也可以稱得上是「汙妖王」了。

即使是在誕生地日本,作者臼井儀人的原著也多次榮膺「最不想讓孩子看的漫畫排行榜」之榜首。動畫招來的駡名更是鋪天蓋地,在電視上播出時還引發了大波投訴。

露骨的黃色臺詞,直白的搭訕用語,低級的暴露動作,在大部分正義的成年人看來完全是「罪惡之源」。

一些黃段子之深奧淫巧,哪怕是連成年人都得在腦子裡轉會兒彎才能想明白。再搭配小新5歲小孩的身份,形成了極大的反差感,以此來製造笑點。

這一重境界比較淺顯,但大多數人看《蠟筆小新》其實也就止於這一層。

【第二重】 對成人社會的叛逆和諷刺從某種意義來說,《蠟筆小新》其實是一部真正的成人向動漫,不僅僅是因為限制級的黃段子,也是因為作者臼井儀人其實是想借助小新來諷刺整個成人世界的虛偽和荒謬。

正因小新有「童言無忌」的力量,才能直率地諷刺很多成年人的通病。

小新家所在春日部市有一個議員叫宇集院連太郎,他有賄選的嫌疑,而且還擅長做秀。有一次宇集院在敬老院做秀慰問老人,結果碰到了小新幼稚園集體來做活動。

小新對於這個政客的評簡單直接。而且還揭露了他賄選的事實,語氣天真但刀刀見血。

這一幕多麼像《皇帝的新衣》啊。作者臼井儀人通過一個5歲小孩的口吻,毫不諱言地指出了成人世界的壓抑以及醜陋百態。

對於成人來說,最稀缺的也恰恰就是這種孩子一般肆無忌憚的率真表達。

蠟筆小新的誕生,其實有著很深刻的社會背景。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日本經濟陷入了長期停滯,開始從「高消費社會」轉型成為「低欲望社會」。

《蠟筆小新》中多次提到了野原廣志在工作上所遇到的不景氣問題,廣志生病請假還要擔心被裁員。

野原廣志影射了戰後投入國家建設和經濟恢復發展的那輩人,他們成長在戰後的和平年代,恰逢發展的好時機,拼命和努力是他們的代名詞。也就是在這一代人成長的期間,50-70年代,日本經濟迅速騰飛。到了90年代,泡沫經濟破滅,開始出現不景氣,而野原新之助就出生於這時(1994年)。

小新的年齡設定一直是5歲,但動畫已經連載了二十多年,動畫中的故事也經歷了很多個春夏秋冬。如果按照實際時間來算,小新出生於1994年,到今年,也已經是25歲的青年了。

日本的90後們,幼年時期經歷了泡沫破滅與阪神大地震,青年時期又遭遇了雷曼危機與東日本大地震。更重要的是,他們這代人遭遇了其他發達國家年輕人不曾經歷過的、曠日持久的經濟停滯。對於他們來說,努力、拼搏這些大詞都失去了意義,全社會已經進入了低欲望期。

臼井儀人也借用小新之口說出了這些年輕人的真實想法。

《蠟筆小新》到了中後部分,很多內容都在傳遞一種類似「無為」的哲學觀。其實就是一種對現有的社會運作規則的叛逆。

在停滯發展的社會中,只有不停地努力工作到死,才能勉強維持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最後不過是淪為「社畜」罷了。

既然無論多麼努力都看不到發展的希望,那為什麼還要努力和拼搏呢?活得那麼累幹嘛?

為了與小新產生呼應,作者安排了風間這個角色。風間學習刻苦用功,心計也比較深,苦心鑽營,一心想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才,哪怕是一次拔河比賽,他都想要取得好成績,以便於日後升學。

但他其實也活得很累,每天都要參加各種補習班,為了裝成熟,連自己最喜歡的卡通明星都不敢光明正大地說出來。

小新的心直口快與風間的遮遮掩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對成人世界的反抗和嘲諷,可以自由地借由一個孩子的嘴說出,這是《蠟筆小新》的第二重境界。

【第三重】 叛逆後的回歸別看新之助只是個5歲的小孩,他除了時常幫助臼井儀人傳達一些看法之外,其實骨子裡還是個堅定的日本傳統文化愛好者。連媽媽美伢也多次批評他這個5歲小孩怎麼像個老頭子似的。小新喜歡喝濃茶配羊羹,在庭院裡曬太陽。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