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侃系列】天龍後傳:段譽虛竹無端被除掉,蕭峰之子遭遇大禍,緊急關頭神秘高手現身

Nighty night 2021/09/29 檢舉 我要評論

上一回說道,蕭戰對著段譽、虛竹一番質問之後,段譽、虛竹不由自慚形穢,加之念及蕭戰乃蕭峰之子,段譽、虛竹緩緩地走下了華山。

經此一役之後,蕭戰在江湖裡名聲大噪,他身為蕭峰之子的消息也不脛而走。更有甚者,將蕭戰的武功修為吹得天花亂墜,說他在華山之巔以一敵二,打得段譽、虛竹兩大曠世高手無法招架。

其實對于段譽來說,他早就避位為僧,急流勇退的他面對亂世江湖不免心有餘而力不足。然而在蕭戰的連珠炮一般的問責之下,段譽對于如今的亂世時代雖有些虧欠,但讓段譽更傷感的卻另有其人。原來,當段譽得知蕭戰乃蕭峰之子後,他情不自禁地又想起了當年闖蕩江湖的陳年舊事——王語嫣在跟自己回大理的路上,突然對森嚴的王宮充滿了恐懼。加之沒有找到不老長春功,王語嫣就此離段譽而去,重新回到了慕容複的身邊。

想到過往佳人,段譽也只能長歎一聲,他回了大理的天龍寺,繼續投身到高深的佛法之中,唯有如此方能四大皆空,避免黯然神傷。

下了華山的虛竹也渾渾噩噩地回了靈鷲宮,望著自己和夢姑、梅蘭竹菊生的18個兒子,虛竹仿佛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人生如此空虛,自己忙忙碌碌了大半輩子,難道就是為了傳宗接代麼?人走後,又會到了哪裡?人活著的意義又是什麼?想到這裡,虛竹心底深處又萌生了遁入空門之念。

蕭戰下了華山之後更是飄飄然了起來,他想開山立派、廣收門徒,創建一個震古鑠今、鋤強扶弱的門派。可開山立派豈是輕而易舉之事,蕭戰連續忙碌了幾日也沒有絲毫頭緒。

就在江湖逐漸恢復平靜之時,蕭戰接連得到了兩個驚人消息:段譽突然倒 在了天龍寺,而虛竹則倒在了靈鷲宮的大殿之上。

果然不出蕭戰所料,段譽、虛竹都不是自然死亡,他們被一個神秘高手除掉。段譽走後,他的子孫開始蠢蠢欲動,段譽明明已經將王位傳給了長子段正興,可其他王子早就懷恨在心,趁段譽離世,諸子內爭外叛,將整個大理搞得烏煙瘴氣。

靈鷲宮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虛竹18個兒子平日在36洞洞主、72島島主的縱容之下早就飛揚跋扈,如今虛竹魂歸西天,18個兒子為了爭奪掌門之位大打出手,而各洞主、各島主也審時度勢,在虛竹諸子的拉攏之下紛紛站隊,靈鷲宮內鬥一觸即發。

就在蕭戰為段譽、虛竹之死頓覺蹊蹺之時,江湖群雄召開了一場空前絕後的英雄大會。大會的宗旨就是「屠蕭大會」。原來,經華山之巔一役之後,群豪都以為蕭戰和段譽、虛竹有血海深仇。加之蕭戰乃蕭峰之子,他為了報仇接連打死了掃地僧、丐幫眾人,因此在少林、丐幫的添油加醋之下,蕭戰成了除掉段譽、虛竹的罪魁禍首,各種負面消息紛至遝來。

「原來蕭戰是蕭峰的兒子啊,怪不得戾氣這麼重。」

「蕭戰是契丹人?難怪如此仇視中原武林。」

…………

恰好過幾日是中秋佳節,英雄大會選擇在八月十五召開,由少林、丐幫、大理段氏帶頭主持。

就在英雄會如火如荼舉行之時,蕭戰緩緩地走進了英雄會現場。望著不請自來的蕭戰,原本人聲鼎沸的現場突然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

蕭戰環顧四周,只見英雄會現場人頭攢動,他朗聲道:「在下絕非是除掉段譽、虛竹的兇手。本人曾趕去現場看過,段譽下丹田處有一處細微的劍傷,而虛竹的掌心也有同樣大小的傷痕。本人從不使劍,如何是兇手?」

常言道:牆倒眾人推。在人云亦云之下,即使蕭戰據理力爭依舊無濟于事。蕭戰武功雖高,可英雄會上高手如雲,如今他自投羅網,群雄一個個都起了心思。

果然,玄痛大師率先出招,他使出少林寺72項絕技之一的拈花指,頓時就和蕭戰鬥了起來。玄痛大師的拈花指修煉多年,再堅硬之石在玄痛大師的拈花指之下都能應指而碎。

蕭戰定睛凝視玄痛大師的指法,只見他招式變化之中透著一股強勁,于是不敢怠慢急忙運起真氣,打出冰蠶毒掌讓玄痛大師不敢貿然近身。

蕭戰打出的毒掌寒氣逼人,武功稍弱的圍觀者不免打起了寒戰。眼見玄痛大師的拈花指無法逼近蕭戰,丐幫的新任幫主吳昊按捺不住,他使出丐幫絕學降龍十八掌,加入到了圍剿蕭戰的隊伍中去。

吳昊的降龍十八掌雖耍得有模有樣,但吳昊修煉的時間過短,加之他內力修為不夠,因此吳昊的降龍十八掌依舊無法傷及蕭戰。

就在眾人凝神觀戰之際,大理的段正興祭出一陽指,也沖到了隊伍中。此時蕭戰以一敵三已有險象環生之態。好在蕭戰有改良的化功大法在手,玄痛大師、吳昊、段正興不敢直接和他掌心相觸,他們只能將內勁灌于指或掌,妄圖憑藉臨空一擊打傷蕭戰。

四人越鬥越猛,越鬥越快,已經到了內力高低定勝負的局面。蕭戰從小練武,加之在少林寺吸幹了玄渡大師的內力,即便以寡敵眾,依舊不落下風。久鬥之下,蕭戰突然賣個破綻,實戰經驗最差的吳昊果然上當,他飛身拍出一掌妄圖擊在蕭戰肩頭。

說時遲那時快,蕭戰左掌拍出,頓時和吳昊的掌心相觸,掌風激蕩之下,吳昊渾身上下仿佛有電流穿梭一般,內力不由自主地傾瀉而出。

此時一旁的江湖群雄早就沉不住氣,在眾人的叫駡聲中,已有十幾個高手加入戰鬥,不一會兒將蕭戰打得口吐鮮血。

蕭戰有戰神蕭峰的血脈,他受傷之下反而激起了強烈的求生之念,只見他越戰越勇,冰蠶毒掌在北冥真氣的全力加持之下頓時威力大增,一下子連傷好幾名高手。群雄見蕭戰衣裳無風而動,周遭空氣在蕭戰冰蠶毒掌的舞動之下已有寒氣逼人之感。加之又有幾人被蕭戰打得跌落在地,群雄中已有不少人心生怯意。

就在眾人僵持不下之際,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還和契丹人講什麼江湖道義,他有吸人內力的法門,我們難道就不會用暗器嗎!」

群雄聞訊頓覺有理,他們紛紛掏出袖中的飛蝗石、金錢鏢等暗器,鋪天蓋地地朝蕭戰打去。此時蕭戰酣戰多時,已略顯疲態,只見群雄擲出的暗器猶如雨點一般朝自己飛來,無可躲避的他唯有運起體內殘餘真氣,妄圖用掌風改變暗器的運行軌跡。

蕭戰疲于奔命之下雖揮落了大部分的暗器,但暗器太過于密集,加之英雄會大門早被群雄堵住,沒有退路的蕭戰無處可避,不一會兒肩上、胸前、腿上插滿了不少暗器飛鏢,頓時鮮血湧出。

群雄暗器漸漸打光,他們又再一次形成掎角之勢將蕭戰團團圍住。此時的蕭戰傷痕累累、氣喘吁吁,再鬥下去不是被群雄除掉就是力竭倒下。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突然「轟」一聲巨響,不知誰在蕭戰和群雄之間的地上打出一掌,這一掌勁力極大,頓時土石紛飛,煙霧彌漫。

群雄還在驚愕之際,只見煙塵繚繞之中,有一個身材高大的黑衣蒙面人飄然而至,他一隻大手摟住蕭戰的身子,一隻大手在人群中衝開一條血路,腳下則展開匪夷所思的輕功,頓時消失在群雄的視線之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