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洞房夜,新郎見嬌妻半夜喝涼水,木匠:你妻子有古怪

ZY 2022/03/02 檢舉 我要評論

劉彩蓮冷哼道:「我們剛得到《魯班經》,就被人追殺。不是你們家派的,還會是誰?再不說實話,我殺了你。」張墨斗忙喊道:「娘子冷靜,你可不能謀殺親夫。咱們可是正式拜了天地的,我們可是夫妻啊。」劉彩蓮聞言又羞又怒,舉手要打張墨斗耳光。

一旁的老者咳嗽了幾聲,說道:「女兒,莫要傷他。雖說當年我被逼出師門後,得利最大的就是他父親,按常理說陷害我的應當是他父親。可這些年,我觀他們父子一心向善光明磊落,不想那種卑鄙陰險的小人。」說完又咳嗽了幾聲。

劉彩蓮不再理會張墨斗,來到父親身邊柔聲問道:「爹,你的傷沒事吧?」張墨斗掏出一瓶藥遞給老者,說道:「大師伯,這是華山派的療傷聖藥,你趕緊服一顆吧。」這時洞外傳來了沙沙聲,張墨斗說道:「不好,黑衣人快搜到這裡了,我去引開他們。」

說完,張墨斗就沖了出去,故意弄出了動靜。黑人大喊:「他們在那邊趕緊追。」一眾黑衣人,朝張墨斗跑的方向追去。張墨斗一路逃跑,也辨不清方向,最後竟被逼到了懸崖邊。與黑衣人鬥了幾回合,被黑衣人一掌打落了縣崖。

一黑衣說道:「咱們中了這小子的調虎離山之計了,趕緊回到剛才發現他的地方繼續搜索。」劉彩蓮父女見黑衣人走後,以為黑衣人不會再回來,就沒有離開山洞。最後,被黑衣人擒住了。黑衣人沒在他們身上找到《魯班經》,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他們得到的只是手抄本,是真是假都不知道。把他們抬去張府,多年的恩怨應該做個了結了。」

劉良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他們父女被點了穴道動彈不得。話分兩頭,張墨斗被打落懸崖後,身體不斷下墜。突然,他隨身攜帶的古老墨斗,不斷的亮出金光。一道金光從墨斗中射出,在空中變成一個老者的虛影,虛影閃閃發出金光。

虛影用手托住張墨斗,讓他緩緩下降。過了一會,張墨斗落到了崖底。他忙向虛影跪拜,恭敬地說道:「弟子,拜見魯班祖師。」原來張墨斗在師門中,見過魯班祖師的畫像。眼前的虛影,跟畫像一模一樣。虛影緩緩道:「起來吧,你能見到我藏在墨斗中的一縷元神,也算是緣分。伸出右手,我這就傳你真正的《魯班經》。」

原來張墨斗帶的墨斗,是魯班祖師曾經用過的,魯班門一代代傳下來的。張墨斗依言伸出右手,虛影也伸出右手,兩個手掌相合。虛影化作一個個金色古老文字,鑽進了張墨斗體內。張墨斗閉眼,感受著其中的能量。腦海中出現了《魯班經》第一章墨符,他就情不自禁地修煉起來。

此時,張府門前羅亮一身白衣哭訴道:「伯母,墨斗他被劉彩蓮父女殺害了。」劉彩蓮父女躺在擔架上動彈不得,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王鳳菇聞言,如五雷轟頂心神俱震。羅亮見狀,狠狠一掌將王鳳菇擊飛。王鳳菇撞到門檻,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張福怒道:「羅亮,你這是幹什麼?」羅亮沒回答,十幾個黑衣人從旁邊瓦房中飛了下來。為首的黑衣人摘下麵巾,說道:「小師弟,我們要不這麼做,怎能傷得了華山派掌門之女?這些年要不是忌憚她的武功,我們早就動手了。如今你還不明白嗎?當年就是我用易容術打扮成大師兄的樣子,在賭攤賭錢故意讓師傅看到。

我以為陷害逼走了大師兄,門主跟《魯班經》就會是我的。誰曾想最後卻便宜了你,真搞不明白師父為何把《魯班經》傳給悟性最差的你。小師弟,趕緊把《魯班經》交出來吧,不然別怪師兄心狠。」

張福聽罷,勸說道:「二師兄,趕緊收手吧。多行不義必自斃,你這樣處心積慮強取豪奪,不會有好下場的。」羅毅冷笑道:「你也不看看現在什麼情形,沒有好下場的是你們。」說完,手一揮。十幾名黑衣人,朝張福夫妻倆沖了過去。

王鳳菇雖受傷,但還能抵擋一陣。夫妻二人畢竟勢單力薄,很快落入了下風。崖底的張墨斗猛然睜開眼睛,好像感應到了父母有危險。他拿出一張小黃紙,用墨斗在上面彈出奇怪圖案。嘴裡喊了一聲:「墨符,變。」墨符瞬間變成了一隻大雕,他坐上大雕朝家趕去。

沒多大功夫,大雕就飛到了張府門口上空。張墨斗往下扔了幾張墨符,墨符變成了各種猛獸與黑衣人搏鬥。黑衣人不敵紛紛被打敗,羅氏父子被當場擒拿。張墨斗從大雕上下來,先是查看了父母的傷勢,見並無大礙,才去幫劉氏父女解開穴道。

劉良得知當年真相後,歎道:「沒想到當年陷害我的,竟是二師弟。他以為逼走我,就能得到《魯班經》,卻沒想到師父傳給了小師弟。真是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想要用陰謀詭計獲取,最終只會是一場空。只有像小師弟這般,行事光明磊落才最終得師父賞識。」說完,歸還了手抄本《魯班經》。

最後,劉良與張福盡釋前嫌。羅氏父子被押到了官府,接受法律的制裁。劉月娥也嫁給了張墨斗,一家人其樂融融過上了幸福生活。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