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老工匠「埋葬蛇頭」,竣工前夢見白頭翁,結果救了自己

ZY 2022/03/02 檢舉 我要評論

施工現場,驚現白蛇纏棺,眾位工匠不敢向前,監工為了趕工期,將白蛇拍死,結果竣工當天暴發山洪……

明朝時候有位一品大臣姓張,張大臣備受皇帝恩寵,在朝中飛揚跋扈,排除異己,培養自己的勢力,幹了不少壞事。上行下效,他的手下包括家人也都很驕橫。他家中有個內侄張文武,靠著張大臣的關係做到了知府,不思為民造福,反而稱霸一方。

快到張大臣告老還鄉的時候,內侄張文武一直想給叔叔張大臣送個禮物。張大臣是要回鄉了,可是在朝中仍然很有影響力,包括張文武的上司都是張大臣的人,因此送個稱心的禮物給叔叔張大臣,對于自己今後的發展十分有利。可是叔叔在朝中這麼多年,不缺美女不缺金銀,到底該送些什麼好呢?

有一天張文武和幾個僕人去東山閒逛,發現此處山清水秀,真是「藍天碧嶺悠悠靜,雲霧茫茫水自流」,他靈機一動,如果在這裡為叔叔張大臣修建一所豪宅,讓張大臣告老還鄉後直接住在這裡,豈不是個絕好的主意?他老人家一高興,臨走前向皇帝美言幾句,自己飛黃騰達指日可待。況且,張大臣以往在書信中也提到過,將來想尋覓一處幽靜之所養老。

說幹就幹,張文武請來大師,看准了地方,選了吉日,放了鞭炮便開始動工。為了這個工程,張文武可是費了不少心思,調動所轄地區的能工巧匠,參與幹活的還有士兵、民夫、囚犯等,人數眾多,聲勢浩大。為了確保工程保質保量完成,張文武派了自己的心腹陳彪子當監工,監督工程進度與質量。

陳彪子最能揣摩張文武的心思,知道這所豪宅對張文武意味著什麼,不敢大意,天天在工地上吆吆喝喝,催促工程進度。不過陳彪子並不是什麼好人,他是個雁過拔毛的主,準備利用這個機會大發一筆橫財。工程才進行了幾天就出事了,這天工人在施工的時候,發現一處古墓。

不論古代還是現代,在施工的時候發現古墓並不稀奇,反而證明了這是塊好地方。可奇怪的是,在東山這處古墓,竟然發現一條白蛇。這條白蛇碗口粗,足足有一丈多長,多半個身子纏繞在古墓裡的棺材上。古墓看起來比較簡陋,只有一具棺材,而且棺材也很破舊了。也不知道白蛇在古墓中待了多久,此刻它的腦袋趴在棺材上,嘴裡吐著信子,看著就讓人害怕。

「快看,蛇的頭上有冠子!」人群中發出呼聲,蛇的腦袋上果然有個冠子。白蛇本來就少見,頭上長冠子的白蛇更加稀有,人群中議論紛紛。陳彪子看到前面圍了一群人指指點點,分開眾人上前查看,被眼前的白蛇嚇了一跳。不除去白蛇,工人沒法繼續幹活呀,他讓兩個工人拿著鐵鍬,試圖驅趕白蛇,白蛇卻突然抬起頭來,警惕地望著這兩個工人,嚇得眾人連連後退。

等到眾人都後退了,白蛇又重新趴在棺材上。陳彪子急了,完不成主人交代的任務可不成,不僅在張文武那裡丟了面子,被當成沒有能力的手下,而且也會少了一個發財的好機會。為了趕工期,他找來炸藥,準備要炸掉這個白蛇。此時,有位老工匠石元上前勸說張文武。石元是這批能工巧匠裡面年齡最大的,威望很高,這些工匠都聽他的。

陳彪子哪管這些,為了趕工期,他下令炸掉白蛇。一聲巨響,炸藥和棺材化為碎屑散落四處。陳彪子下令繼續幹活,工地上又是一片熱火朝天,只有石元等幾個老工匠搖頭歎息。石元從碎屑堆裡找到白蛇帶冠子的半個腦袋,還有一塊棺材碎屑,拿到山后找個地方埋了起來。

第二天,石元找了個藉口回家,準備攜帶家人逃跑,哪想到陳彪子心眼壞,石元回家一看,才發現陳彪子派的人早就在他家四周監視他們了。原來陳彪子知道石元的威望高,只要他在,其他工匠就會盡心盡力,因此對他「特殊照顧」,名義上是保護,其實就是通過監視石元的家人脅迫他用心幹活。

石元無奈,只得返回工地,繼續帶著工匠們幹活。只不過,從那以後,連續多日人心不穩,工地上流言四起,有的說晚上看見了不乾淨的東西,有的說常做噩夢,有的說聽見了怪聲。犯人那邊看得緊沒有辦法,可民夫這邊就有膽小的人就偷偷逃跑了。

陳彪子不勝其煩,後來想了個辦法,請了幾個道士,在工地上蹦蹦跳跳了一天,然後告訴眾人沒事了。而且,陳彪子還提高了工錢,並向犯人許諾,工程完工後全部減刑。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也許是心理作用,也許是金錢的刺激,從那以後整個工程繼續按照計畫進行,陳彪子也賺夠了。

到了工程快竣工的時候,天上下起了雨,雨勢很大,足足下了半個月。好在整個工程基本完成,當下的主要任務是進行屋內裝修。後來雨過天晴,整個張家豪宅如期完工。張文武來查看驗收,對陳彪子的能力大加讚賞,當下就給他升了官,還大加賞賜。更讓張文武高興的是,叔叔張大臣派人送來了信,很快就要到家了。

張文武帶著轄內官員和百姓,在官道上迎接張大臣,場面看起來挺熱烈,可百姓心裡並不買帳,暗中唾駡「老賊」「老匹夫」。閒談幾句後,張文武帶著叔叔來到剛建好的張家豪宅觀看,陳彪子早早在那裡等候,還有其他一些參與施工的代表,卻唯獨不見了石元。此刻陳彪子顧不上去找石元了,忙陪著張大臣等人進宅院,挨個向張大臣介紹這所豪宅。

張大臣一邊走一邊看,對張文武和陳彪子的孝心大加讚賞,當場承諾要向張文武的上司推薦他們。張文武和陳彪子心裡十分高興,錦繡前程似乎在向他們招手。誰也沒有想到,此刻突然暴發山洪,泥石流滾滾而來,如同一匹受驚的野馬,從山上傾瀉而下,向剛建好的張家豪宅滾滾而來。

在宅院外的百姓有眼尖的,大叫一聲四散而逃,可是張大臣、張文武和陳彪子等人在裡面,沒有及時發現,等他們聽到動靜抬頭一看,全都變了臉色。他們不再顧忌上下級關係和叔侄關係,爭相往外奔跑,鞋子、帽子丟了一地,可還是晚了,山洪如同一頭憤怒的野獸,有人說更像一條巨大無比的蟒蛇,將張家豪宅吞沒,又繼續流向谷底。

等洪水過去後,附近有大膽的村民前來查看,發現剛建好的張家豪宅竟然片瓦無存,仿佛從來沒有過這個豪宅一樣。想起當年挖地基時出現的怪事,人們又開始議論紛紛。還有一件事很奇怪,石元那天為何沒有在現場呢?原來他在前一天做了一個夢。

他夢見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對他說:「感念你當初葬我之恩。明天千萬不要去剛建好的張家豪宅,切記切記!」石元醒來之後才發覺是個夢,不過為了慎重起見,他叫醒家小。因為張府已經竣工,陳彪子撤回了監視石元的人,石元便連夜帶著家小去遠房親戚家躲避去了,直到事情平息後才敢回來。

和煦說

世上的確是有白蛇,蛇也的確會長冠子,這種壽命很長的動物頗有靈性,有些壽命比人類都要長,見慣了春夏秋冬、雨雪冰霜,因此不能輕易傷害。當然有些事情也可以用科學道理來解釋,比如確實有狐狸、蛇等動物以墓穴為家。比如連日暴雨的確會有山洪暴發的可能性,只是張家豪宅恰好在山洪經過的道路上。不過,張大臣、張文武和陳彪子壞事幹盡,最後被一鍋端,也是大快人心。

凡事有因有果,因果聯繫,所以還是要多種善因,不求多結善果,至少鮮有惡果上門。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