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的一幅畫,畫船不畫水卻被稱為神作?放大十倍看出其中奧妙

王慌慌 2022/02/25 檢舉 我要評論

眾所周知,柳宗元在《江雪》這首人們耳熟能詳的作品中描寫了在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淩冽寒冬中,一位「孤舟蓑笠翁」正在「獨釣寒江雪」的景象。而正是通過化用這首名作的詩意,南宋著名畫家,名列「南宋四大畫家」之一的馬遠馬遠創作了一幅漁翁坐在船上寂寥垂釣的畫作,並命名為《寒江獨釣圖》。

有意思的是,馬遠創作的這幅畫作惟妙惟肖地畫出了一位悠然自得的漁翁端坐在漁船上垂釣的畫面, 唯獨卻沒有畫出波瀾壯闊的水面,只是用閒筆稍稍畫了幾筆波紋而已。這樣一幅有船無水的畫作為什麼會受到後人的大加讚賞,甚至譽為神作呢?

棄繁就簡,別出心裁

要知道,柳宗元的《江雪》著重描寫的那位「孤舟蓑笠翁」,身處的環境是大雪紛飛的江面上,四周不要說是旁人,就連鳥兒都沒有, 這才體現出了漁翁的孤寂淒清。與之相比,馬遠的畫作除了必要的元素:漁翁、釣竿、漁船之外,也可以說是別無一物,恰好與詩中的意境匹配。

而畫家馬遠之所以能夠名列「南宋四大畫家」之一,就與他獨樹一幟的繪畫風格息息相關。馬遠繪畫的構圖方式放棄了唐朝以來的「全景式」構圖法,而是喜歡以小見大,只取幾個簡單的意象進行構圖創作,在「殘山剩水」中表現自己的技法,因此得到了 「馬一角」的稱號。

由此可見,馬遠選擇以柳宗元的《江雪》作為自己的創作素材,其實就是一種別出心裁的選擇,迎合了自己一貫的畫風。 在馬遠的筆下,幾個簡單的意象就完成了構圖,卻又能夠無比清晰地表現出畫作蘊藏的豐富內涵,不得不令人感到欽佩。

不過,如果《寒江獨釣圖》僅僅只是表現出馬遠一以貫之的繪畫風格,那它還不至于被後世人當作神作來看待。 這幅畫作的奧妙之處,甚至需要放大10倍仔細觀察,才能夠讓人窺見其中精妙絕倫的地方。

畫作放大,歎為觀止

在對《寒江獨釣圖》進行技術處理,放大了整個畫面10倍後,我們可以更加細緻地看到馬遠在漁船下看似漫不經心畫下的幾道細小的水紋、漁船上的漁翁,原來這其中竟然大有奧妙之處。

首先,這幾條水紋均勻分佈在畫面當中,水紋之間有大量的留白,放大整個畫面之後更讓人感受到了煙波浩渺、水流不息的氛圍。 在這樣的水紋襯托下,寒江獨釣的氛圍更顯孤寂冷清,有一種以動襯靜的獨特美感。

而當對漁船上的漁翁和釣竿進行放大後,我們驚奇地看到原本看似淡淡無奇的釣竿原來暗藏玄機。對于古人的垂釣技術,我們通常會認為古人使用的釣具就是簡單的筆直釣竿與釣線,然而, 《寒江獨釣圖》中的漁翁所使用的釣竿並不簡單,竟然配備了較為先進的魚輪。

要知道,古代並沒有足夠的技術可以對一幅畫的局部細節進行放大觀察,而畫家馬遠在處理釣竿這一畫作細節上卻沒有絲毫馬虎,以至于如今的我們可以通過放大技術觀察到釣竿的細節。 由此可見,馬遠的這幅畫作不僅立意高遠,而且對細節的處理細緻入微,令人嘆服。

在通過對畫作放大後,我們看到了常態下沒有察覺的一些細節,而馬遠在創作這幅畫作的時候卻都一絲不苟地進行了細緻的描摹與處理。可以說,這幅畫不僅讓人看到了畫家對「寒江獨釣」的獨到見解,也讓人感受到馬遠的匠心獨運,不愧是被人譽為神作的一幅畫作。

遠觀細看,精美絕倫

一幅栩栩如生的畫作往往就是一件值得人們細細品味的藝術品,馬遠這幅有著「神作」美譽的《寒江獨釣圖》無疑印證了這一點。整幅畫作展示出來的構圖立意以及細節處理,都不得不令人讚歎,這幅畫作的確到達了藝術品般的高度。

從構圖立意上看,馬遠發揮了自己的特長,以「殘山剩水」入畫,以留白的手法看似簡單地完成了整個畫作的構圖。然而,整幅畫作儘管構圖簡單卻立意高遠,以《江雪》中孤寂淒清的意象入畫,勾勒出一幅極簡的山水人物畫,寓意深遠。

而當我們對畫作進行放大10倍處理後,又可以看到蘊藏在畫作當中的一些細節,其中奧妙令人拍案。看似漫不經心的水紋卻生動形象地將潺潺流水的動態展現得淋漓盡致,而細緻入微的釣竿處理則又人看到了畫家處理細節時表現出來的認真細緻。

可以說,無論是遠觀還是細看, 馬遠的這幅《寒江獨釣圖》都稱得上是「淡妝濃抹總相宜」,毫無違和之處。這樣一幅精美絕倫的畫作,也難怪會受到後人的讚揚,享有「神作」這樣的美譽,讓人不禁感慨國畫技術的博大精深。

參考資料:《江雪》、《寒江獨釣圖》、《宋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