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蛇》鑽兩世墳墓,抱兩世枯骨,這一世,你可認得我?

叮当喵 2020/09/30 檢舉 我要評論

伊墨與沈清軒的三世輪回,太過執著,也太過痛苦,或許只糾纏一世,沒有輪回續愛,便是最好的圓滿。伊墨本是清心寡欲即將成仙的蛇妖,只因一盞熱茶與沈清軒三世殊途同歸,可是,第二世的季玖,第三世的柳延,真的就是沈清軒麼?

何為善?予我好便是善!

第一世,是沈清軒先愛上的伊墨,因為他太寂寞,太孤苦,夜夜執筆相對,燭火燈花,這片刻溫柔,讓他死水般的心緒起了波瀾,點燃了他活下去的希望。

原以為此生殘缺,就此作罷,但因伊墨的出現,他渴望活著,渴望得到愛,不被祝福,無法共白頭又有何妨,此生唯願入你眼,入你心,執你執手,看庭前花落。

沈清軒愛得執著,愛得熾熱,也愛得卑微,為愛孤注一擲,機關算盡,傾其所有,十三年朝夕相伴,一句「喜歡你」直至臨終才敢說出口,這一世,終是求而不得。

——望斷了一生蹉跎,不過須臾的花落。


把姓名寫上墓碑,換一場求得其所。

伊墨接受了沈清軒所有的好,得到了他所有的愛,伊人逝去,留未亡人顛沛流離。

尋覓百年歲月,得一人,卻不是那人。

季玖不是沈清軒,他的生命是完整的,他有自己的家國抱負,沙場豪情,不是那個全心依附伊墨,不求回報,沒有自我的沈清軒,他的責任和自尊,讓他無法成為沈清軒的替身。

季玖也深愛伊墨,他理智,清醒,他的一生為國為家,為伊墨為沈玨,他活的是自己,可又獨獨不能為他自己。季玖歸於沙場,他戀戀不捨地將自己的一魂一魄封在珠子裡,只為看一眼,伊墨是否會來,為季玖而來。

——浮生若安,旖旎間難忘紅塵牽絆。


心上朱砂,相思入骨。

沈清軒讓伊墨享受了愛,季玖讓伊墨懂得了愛,伊墨將這兩世學會的愛都給了柳延,可柳延,終究也不是沈清軒。面對癡傻的柳延,伊墨愛護,陪伴,可他還是接受不了這個「沈清軒」的模樣,他只記得沈清軒的好,季玖的不好,就連柳延心口的朱砂痣,也一度想剜去。

伊墨是自私的,他愛的,想要的,始終不過是聰慧睿智,翩翩公子,為他而活的沈清軒。柳延還是剜去了朱砂痣,因為他不想做被伊墨嫌棄的傻子,只想做伊墨理想中完美的沈清軒。

散盡千年修為,歷經波折,只換一生相守,這是伊墨對沈清軒的愛,恢復三世記憶的柳延變成了伊墨想要的模樣,可是,那個一心只想要伊墨開心的傻子柳延,又去了哪裡?

沈清軒說自己老了,是啊,在一個身體裡塞進三個人的記憶,心又怎能不滄桑?與君相伴共白頭,死生契闊入黃土,此生,相思流年,我不負你!

——冬雪白頭,衰于豔陽最好的火候。


有讀者說:「在我心裡,沈清軒是沈清軒,季玖是季玖,柳延是柳延,他們不是同一個人。與伊墨相識、相知、相愛的是沈清軒,不是其他任何一個人,這不僅僅是一個輪回所能夠替代的。」

正如季玖所問——如果我是沈清軒,那季玖怎麼辦?季玖是沈清軒的轉世,但他更是季玖,完完整整的季玖。我想,沈清軒求而不得的遺憾就真的是求而不得了,季玖、柳延終究不是他。

伊墨愛得執迷不悟,執迷不悔,鑽了兩世的墓,看了兩世的枯骨,最後一世終是同眠黃土,一起入了輪回。

伊墨的情得到成全,終成圓滿。可是,他是否還記得驕傲的季玖?記得癡傻的柳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