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上交大女博士需「天價治療費360萬」,丈夫跪地求失婚:求你放我一馬吧

王慌慌 2022/04/15 檢舉 我要評論

乍一看以上對話,大家首先聯想到的或許是狗血小說中的劇情,但它卻真真切切地發生在現實生活當中,而且對話雙方是一對從大學校園走出的知識分子夫妻——男主人公張海和女主人公楊楠,均是上交大的博士。

2015年,一張突如其來的肝癌確診通知書,改變了楊楠朝氣蓬勃的面貌,改變了他們一帆風順的生活。

起初,丈夫張海盡心盡力地照顧妻子楊楠,但面對「治癌」這個吸金的無底洞,他在經歷了5年的掙扎后,以一種出人意料的方式宣告了對妻子的拋棄。

(張海和楊楠)

2010年,在風華正茂的年紀相知相戀時,也許他們不會想到有朝一日會經歷這般痛苦的糾纏。而曾被他們視為固若金湯的感情,在現實面前又顯得如此蒼白無力……

到底是什麼促使張海放棄了重*病中的妻子?他又以怎樣的方式拋棄了糟糠之妻?這對苦命夫妻之間又有著怎樣的悲劇故事?

恩斷義絕:360萬換肝費和一個生孩子的夢

注視著手機屏幕上這幾個冷冰冰的文字,癱在病床上的楊楠開始了歇斯底里的哭泣。她無法想象,這句絕情的話竟出自她的丈夫張海之口。往昔的海誓山盟如放映電影般在她腦海中一閃而過,她突然就明白了那句老話: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今年是她確診肝癌的第五年,持續五年的藥物治療令她變得憔悴不堪,曾經光滑白皙的皮膚變得又黃又皺,長期的臥床生活又使她那雙水靈有神的眼睛漸趨暗淡。更為致命的是,她從一個活潑陽光的大女孩變得易怒、易哭,看不到生活的一絲光明。

如果說丈夫張海前幾年的悉心照料與陪伴給了她最后的希望,現在就連這麼一絲希望也蕩然無存了——幾天前,他仿佛人間蒸發般失蹤了,無論楊楠怎麼聯系都收不到任何回復。直到今天清晨,她才從聊天軟件上接到他那句誓要恩斷義絕的話。

為什麼五年來丈夫一直好好地陪在身邊,現在卻說走就走?

楊楠絞盡腦汁地想,終于找到了事情的導火索。回想起這件事,她不免充滿了對丈夫一家人的愧疚。長久以來形成的悲觀情緒令她確信這件事自己大錯特錯,可她依然希望丈夫能再原諒自己一次。

(楊楠和父親)

2020年的春節,張海的父母主動邀請楊楠到老家這邊過年,自從她確診癌癥以來,每年的春節不是在醫院就是在娘家度過。那時她和張海的夫妻關系似乎還很微妙,雖然張海已經顯露出了厭倦的跡象,但為她端屎端尿、喂飯喂水時還是盡心盡力。

大年初一那天,按照張海老家的習俗,家里全部成員都要早早起床迎接拜年的客人,以此預示新年的好兆頭。由于楊楠備受病痛折磨,她是唯一沒有五更起床的例外。到上午十一點鐘時,張海的母親來到臥室里勸楊楠盡量在十二點之前起床,否則不吉利。

婆婆的這種「封建迷信」說辭引發了楊楠的不滿,她并不覺得自己一個病號要為了這些所謂的傳統習俗強迫起床。一來二去,早已心生嫌隙的二人便拌起了嘴,她們吵著吵著就朝著不可控的方向進一步發展,無論旁人怎麼勸也勸不開。

一氣之下,楊楠哭著鬧著要回娘家——在張海的老家,媳婦在初一是不能回娘家的,否則一來壞了規矩,二來容易給街坊鄰居留下話柄。但楊楠有病在身,她一哭鬧起來沒人敢違背她的意愿,張海只得黑著臉開車把楊楠送回了娘家。

一路上,張海在倒車鏡上不斷看到身后指指點點、嘻嘻哈哈的看客,而他嘴上和妻子楊楠的爭吵亦不曾停歇半刻。就這樣,一個熱熱鬧鬧的大年初一以冷冷清清收場,張海家里驟然籠罩上了一層陰霾。

或許正是這件事的刺激,讓怒火中燒、愁腸百結的張海徹夜難眠,并重新思考了自己未來的人生前途。 顯然,這次人生思考的結果是:

放棄妻子,以人間蒸發的方式悄悄離開她!

(張海)

對于張海而言,這件發生在大年初一的不愉快確實刺激了他加快離開楊楠的步伐,但從某種程度來說,這只是「壓ㄙˇ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成年人的崩潰往往就在一瞬間,但崩潰背后所積攢的負面情緒則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張海選擇離開楊楠,是否還有背后更深層次的原因?

這是人間蒸發數天之后,張海發給楊楠的一條信息。不管「想要孩子」這個原因對促使他的離開起到了多大作用,既然他能明面指出,就說明一定是其中一個極為重要的因素。 誠然,對于病入膏肓的楊楠來說,生下一個健康可愛的寶寶簡直是天方夜譚。

而張海的父母又都是傳統觀念極為濃重的人,自從幾年前張海與楊楠談戀愛時,他們就不斷進行早點生孩子的催促。

當時張海在日本留學,楊楠也面臨著重大科研項目的壓力,兩人心想等過幾年工作穩定了再做打算,可人算不如天算,楊楠的肝癌又接踵而至,把張海父母的「生孩夢」毀得一塌糊涂。

除此之外,另一個致命的原因是張海與楊楠都不愿多提但又無法回避的話題——高昂的醫療費用。自從確診肝癌以來,楊楠要靠各種昂貴的藥物緩解病情,每月光醫藥費就高達幾萬元。時至2020年,醫院方面又明確告訴她一則消息:

360萬元,對于一對參加工作不滿10年的夫妻而言簡直是一筆天文數字。雖然張海和楊楠是上海交通大學的博士,但他們長期以來潛心學術,實際上并沒有掙到太多收入。尤其是楊楠確診以來,更是被迫放棄工作、切斷了全部收入來源。

再看他們的家庭情況: 張海和楊楠的老家均在農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他們供養孩子讀了20多年書已然耗盡了家中大半積蓄,此時就算砸鍋賣鐵也湊不出360萬元的巨款。更何況在張海父母心中,他們寧愿讓兒子早日和楊楠失婚、不要往「治癌」這個無底洞再扔錢了。

入不敷出的經濟狀況、漸行漸遠的生娃夢想、日復一日的枯燥生活……以上種種累加在一起,給張海的人生套上了一個沉重的包袱。他固然知道「一日夫妻百日恩」的道理,但他是前途無量的副教授,有70多歲的老父母要養活,還有自己的學術夢想要追求,他覺得五年時間不離不棄的陪伴已然是仁至義盡……

甜蜜往事:人人艷羨的博士眷侶

面對渾渾噩噩、淚流滿面的楊楠,媒體記者問了她一個直擊靈魂的問題。自從張海人間蒸發之后,她用盡了全部辦法尋找他的下落,但結果是屢屢碰壁。無奈之下,她決定聯系媒體,希望能用這種方式逼迫張海現身、與他心平氣和地談談未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