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租了15年,卻倒欠租戶117萬,女房東上訴失敗,「富豪」變「負豪」,氣得「一夜白頭」

王慌慌 2022/04/09 檢舉 我要評論

2018年,在一棟房子里,房東 朱翠芳正在和一對夫妻發生爭執。這對夫妻是朱翠芳的租客,丈夫名叫 祁選斌,今天朱翠芳過來,就是要把他們趕出自己的房子。朱翠芳生氣地往外丟著祁選斌夫妻倆的東西,祁選斌倒是不慌不忙,他一把扯住朱翠芳的手,對她說:「要趕我們出去?可以,把錢給我還回來,否則你就等著進牢里去吧!」

朱翠芳

祁選斌的話讓朱翠芳又悲又憤,她是這夫妻倆的房東,她已經租了15年的房子給他們了。這麼些年,朱翠芳做好了一個房東該做的事情,卻沒想到被祁選斌反咬一口,上法院告她欠了他們117萬。朱翠芳和祁選斌之間發生了什麼樣的矛盾以至于要對簿公堂?當了15 年女房東,為何倒欠租客117萬?

離異獨自打拼,一棟房子出租

朱翠芳年輕的時候,因為家境不是很好,想多掙一些錢,所以朱翠芳和丈夫便選擇如同大部分的年輕人那樣,到大城市打工攢錢。

朱翠芳和丈夫都特別勤勞地投入到了工作當中。由于沒有什麼文化,他們就去工地打工、去街頭髮傳單、去飯店打下手。另外,他們還嘗試過自己創業開店,在上海的每一天,夫妻倆都是忙碌的。可是兩個人的感情,也在日復一日的忙碌當中逐漸消磨。

2001年,朱翠芳的丈夫向她提出了失婚。在這之前,兩個人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過二人空間相處了,也很久沒有溝通過了。丈夫的失婚請求,朱翠芳沒有多想就同意了。對于當時的她來說,感情已經不是必需品了。加油掙錢,給自己更好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目標。兩人分道揚鑣之后,朱翠芳選擇繼續留下打拼。

一個單身女人,沒有感情的牽絆,沒有家庭的負擔,更能全身心地投入工作。朱翠芳幾乎做到了全年無休,每天把正式工作做完之后還有幾份兼職。有一次她生病了,同事都勸她趕緊去醫院,可她寧愿自己扛著熬過去,她說:「我身體沒那麼金貴,去醫院干什麼?又浪費錢,還浪費時間。」她硬生生地挺過去了,在這期間愣是沒耽誤一天的工作。

朱翠芳的努力沒有被辜負, 2003年,她成功買到了自己的第一套房子。這是一棟小樓,一共有兩層,一樓是兩個門面,二樓有兩個房間。這麼大的房子,朱翠芳一個人住太浪費了,再者說這里是郊區,她住這兒的話平時上班也不方便。因此朱翠芳決定,把房子給租出去。

當時還是2003年,網絡信息并不發達,朱翠芳用了最傳統的方式,在自己的房子的外墻上張貼了租房告示,靜等有緣人的到來。

一對夫妻租房,關系十分和諧

張貼了租房告示之后,朱翠芳左等右等,也沒有等到有人打電話來問房子的情況。中途,她回去過幾次,每次都發現自己的租房告示被別人給揭掉了。又是一段時間以后,朱翠芳才終于接到一個自稱是祁選斌的人的電話。

在打這通電話之前,祁選斌的妻子問他:「你為什麼要過這麼久才打電話啊?」

「這你就不懂了吧,這麼長時間沒人問,她肯定就會覺得自己的房子租不出去沒有市場啊。她等急了我們再問,這樣她就不會在價格上跟我們計較那麼多了。」

「那你之前為什麼老把別人那告示給揭了?」

「我當然得揭,這要是被別人看見了,就該跟我競價了,價格哄抬上去不就對我們不利了麼?」打電話之前,祁選斌還一直在為自己的聰明沾沾自喜。

朱翠芳和祁選斌在電話里約定好,第二天一起去看房。第二天,雙方很快就達成了一致, 朱翠芳以每年7.2萬的價格把一整棟房子都租給祁選斌夫妻倆。朱翠芳也覺得租客是個爽快的人,所以在房子租出去之前,還專門叫了個保潔來把房間打掃得干干凈凈。

祁選斌夫妻倆住進來之后,就把一樓的門面改裝了一下,做起了三輪車售賣和維修的生意。這里雖然是郊區,但是人口還是不少的,因此祁選斌的生意一直挺好。過了一段時間,祁選斌夫妻倆又突發奇想,把樓上的房間改裝成了棋牌室,供附近的人打麻將斗地主。很快,夫妻倆的日子就過得紅紅火火。

逢年過節,祁選斌和自己老婆會帶著一些特產去朱翠芳的家里看她。每次看到他們來,朱翠芳都特別高興。她覺得自己運氣特別好,第一次租房子就能遇到這麼好的租客,跟自己相處也很融洽。祁選斌夫妻倆回家的時候,朱翠芳都會讓他們帶上自己家里的好東西。在朱翠芳看來,人家既然用真心來待自己,那自己也該回報同樣的真誠。

正因為雙方關系處得好,哪怕祁選斌的經濟狀況越來越好,哪怕物價已經越來越高,朱翠芳還是沒有主動提出過漲房租。一直到2016年,工資水平和物價幾乎都成倍增長了,朱翠芳才把房租調整到每年14萬塊錢。

在漲房租的時候,朱翠芳事先找祁選斌商量過,這一次,他一改往日的和善態度,對朱翠芳冷嘲熱諷,言語之間的意思就是朱翠芳看他們發財眼紅了,也想分一杯羹。祁選斌的話把朱翠芳氣得夠嗆,但她還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氣。朱翠芳安慰自己:「大家都認識那麼多年了,算了算了,不跟他一般見識。」

漲租卻收到傳票,竟然欠下巨款

就這樣,朱翠芳和祁選斌還算和平地又度過了一年,但上海的生活水平大家都知道,一個月一個樣兒,于是2017年,朱翠芳又想根據市場情況把房租漲到18萬塊錢一年。

「什麼?又漲房租?你當我們是提款機啊,你說漲就漲。」

話不是這麼說的,我漲房租也是有正當理由的。再說了,這麼多年,我信得過你們的人品,后面連合同都沒再簽了。現在我只是根據市場行情來調價而已,你話別這麼難聽。

「嫌我說話難聽,那你別做那麼難看的事兒啊。行了行了別說了,我回去想想。」

朱翠芳也就沒再跟祁選斌爭論,可她沒想到,在等著祁選斌想想的結果那段時間里,她竟然收到了一張傳票。

匪夷所思的朱翠芳,震驚地看到祁選斌將她告上了法院,理由是朱翠芳欠了他117萬的巨款。氣急敗壞的朱翠芳立馬動身去找祁選斌,打算跟他說個清楚。

「你說清楚,我什麼時候欠你那麼多錢了?」

「你跟我說你要買房子,急需用錢,想讓我預支房租,我也很理解你的難處,所以一口氣給你付了5年的房租,這就是72萬。但是你的錢還是不夠,正好我做生意什麼的也掙了點兒小錢,所以我就又借了45萬給你。統共加起來,可不就是117萬麼?」

「祁選斌你編故事的本事什麼時候這麼好了?我要不是當事人我都得相信有這麼一回事兒了。」

眼見朱翠芳不承認,祁選斌拿出一張借條,借條下面還有朱翠芳親手寫下的名字和電話。

朱翠芳傻眼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簽了這張借條,更無法相信自己會借這麼大一筆錢然后再搞忘記。可是祁選斌言之鑿鑿,非得要朱翠芳還錢,逼得朱翠芳大腦無法思考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