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包辦婚姻「分房睡20年」丈夫崩潰求離婚,妻子「妥協讓步」說出多年委屈:都是他不主動

王慌慌 2022/03/03 檢舉 我要評論

愛情和婚姻有什麼不同之處?

有人說,愛情是花前月下,但婚姻是柴米油鹽;

也有人說,戀愛是輕鬆的,是只有你和我,是不開心了就可以去追求詩和遠方;但婚姻除了愛情,還有責任和義務,有對彼此人生的承擔。

在最近一檔採訪中,當被問到「愛情和婚姻有什麼不同之處」時,阿嬌也談及了自己的看法,她說:

「婚姻比愛情更需要承諾,婚姻需要考慮更多現實問題,同時也要顧及對方的感受。」

「如果真的要走入一段婚姻,也不想再給對方那麼多承諾,因為我就是負擔不起。也是要顧及對方的感受,我也不想給對方增加那麼大的壓力。」

結婚20年,分床睡也是20年,丈夫忍無可忍提出離婚

丈夫陳譚(化名)和妻子吳萍(化名)育有一個19歲的兒子,可是兩人在妻子坐完月子後就一直分床而睡,這種分床睡的日子至今已有接近20年。

事情回到當初,陳譚認識一個女人,兩人互有情意,可是由于受當時家庭氛圍影響,陳譚自己喜歡的女人並不為父親所認可,在一次被逼迫的相親中,陳父看上了吳萍,認為吳萍可以作為自己合格的兒媳,因此,陳父不顧兒子陳譚的反對,堅持他與吳萍結為夫妻。

礙于父命難違,陳譚選擇放棄自己的真愛,違心與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吳萍結為夫妻,可是在吳萍生產後,陳譚的母親發現吳萍既不會帶孩子,而且經常回娘家,沒有做飯給兒子和丈夫吃,吳萍的行為引起了婆婆的強烈不滿。

妻子吳萍的反常也讓丈夫陳譚意見很大,也就是從那時起,夫妻倆就開始了分床而睡,夫妻彼此睡在各自的房間,每個人掌管各自房間的鑰匙,夫妻二人就這麼湊合過了20年,如今陳父已去世接近2年,這段婚姻反對的最大力量已經不復存在,陳譚如今提出了離婚。

陳譚離婚的訴求得到了母親的支持,因為當初遵循「夫為妻綱」的傳統思想,自己無法對兒子進行有力的聲援,如今丈夫已去世,這些年來,兒媳吳萍就帶了孫子一年,之後的18年都是自己含辛茹苦將孫子撫養成人,現在的婆婆陳母對兒媳吳萍也同樣不看好。

不僅如此,在孫子出生沒多久的時候,婆婆陳母指責吳萍給孫子不餵奶,之後也不給吃的給孫子,兒媳這種古怪的行為讓婆婆認為是夫妻分床睡20年的主要原因,兒媳應該為夫妻失和負主要責任。

然而在走訪吳萍的鄰居後得知,吳萍之所以會出現那些古怪的行為,鄰居懷疑吳萍當時可能患有產後抑鬱症,但又得不到婆婆和丈夫的理解,這種產後抑鬱症得到進一步惡化,但吳萍絕對是正經為人,這一點毋庸置疑。

妻子多番妥協讓步,丈夫依舊強硬要求離婚

如今丈夫陳譚提出離婚的訴求,他表示這些年妻子吳萍根本不讓自己觸碰,晚上睡覺很冷,自己也需要一個女人溫暖自己,分床20年的日子自己真的受夠了。

面對丈夫的指責,一旁的妻子吳萍表示是丈夫自己不主動, 如果丈夫敲門進來要求同床而睡,自己並不會拒絕,畢竟丈夫是男人,更應該主動一點。

聽了妻子的表態後,陳譚又表示哪怕妻子現在願意,自己也不願意,和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睡在一起真的很痛苦,而且這些年除了分床睡以外,連燒飯都是分灶開火,各自有各自的廚房,並單獨上鎖,妻子也從來不做飯給自己吃。

丈夫的這番指責同樣不為妻子認可,她表示結婚沒多久,丈夫就從未拿錢給過自己,這些年一直是自己一個人賺錢一個人花,丈夫不拿錢給自己,自己不好做飯給他吃,丈夫一個月給自己一兩千塊錢,自己肯定樂意做飯給他吃。

然而妻子這些示軟的表態均得不到丈夫陳譚的認可,他表示自己現在一個月才賺一千多,根本沒有能力一個月給她一兩千生活費,自己只想離婚,雙方解除婚姻關係,自己現在出去打工才能和其他女人正常交往,否則現在都無法正常找到工作。

面對丈夫強烈的離婚訴求,妻子並不願與之離婚,她表示自己對丈夫依舊存有感情,只要丈夫放棄離婚,她可以維持現在分床睡、分灶開火的生活方式,她也能容忍丈夫在外面找女友的行為,只要不離婚,自己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是此時的丈夫已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他不管妻子多麼妥協,他現在只想離婚讓自己得到解脫,自己已經被這段婚姻禁錮了20年,再維持這段沒有意義的婚姻,只會讓自己更加痛苦,既然妻子不願離婚,那自己只能通過法律起訴離婚,對于二人的婚姻走向,法律最終將給出確切的答案。

包辦婚姻成了悲劇的源頭,婚姻有名無實

這對夫妻分床、分灶20年,足以證明起碼有一方對對方毫無感情可言,在這件案例中,丈夫陳譚的表態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對于存在了20年的名義妻子吳萍,雙方只是有名無實,除了那張證明兩人夫妻關係的結婚證以外,兩人並無任何夫妻之間的互動。

這起冷戰了20年的悲劇婚姻源于封建傳統「父母做主、媒妁之言」的高壓約束,陳譚被迫放棄自己的真愛,與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結婚生子,本以為會日久生情,然而20年的分床睡用事實給了自己一個殘酷的答案,感情與時間沒有絕對的關聯。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