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男子外出回家,看見妻子「黑布遮手」,他假裝如廁逃過一劫

ZY 2022/03/03 檢舉 我要評論

  宋朝太平興國年間,冀州治下劉台村有個繼承了家裡生意的小夥子。

  小夥子名喚劉正,字孝直。其父是個做乾果的生意人,給兒子取名和表字時特意請了村中一個落第先生,由于家中生意人出身,故人家先生給取了公正、孝順、正直這樣的名和表字。

  劉正也的確對得起自己的名字,正直善良,只是命運有些波折。

  家中久做生意,家境富裕,他的命運能有什麼波折呢?父親原本是想讓他讀書,以後一朝登科,改變家中只是生意人的局面。不料劉正十六歲時,父親突然亡故,母親也于早幾年病逝。他是家中獨子,偌大的生意攤子不能丟下不管,他只能接手父親的生意。

  生意上事情特別多,他一接手便失去了讀書的時間,加上新接手,千頭萬緒,頗耗費精力,就算抽出空來,也無法安心讀書。

  一晃兩年多過去,十八歲的小夥子對父親的生意逐漸熟悉時,又發生了別人圖謀霸佔之事,小夥子為了保住家業,每日裡為這些事奔波,讀書需要靜心,他心靜不下來,讀書的事也就就擱置。

  Ⅰ:寒冬日馬元訛詐,春天時媒婆提親

  劉父去世將近三年,冬天的時候,劉家來了麻煩。

  一個名叫馬元的人上門,聲稱劉父做生意欠了他不少錢,現在既然他去世而劉正繼承了家裡的生意,那麼這筆錢就該劉正還。

  自打父親去世,這樣的事並不少,大多都是信口開河,可這個馬元有字據,上面用父親的字跡清楚寫了欠人家錢財。

  按道理說,欠債還錢,父債子償,這是天經地義,可是劉正看出了不對勁。

  首先,這個馬元他不像是個生意人,此人只有二十多歲,且生得獐頭鼠目,說話時兩個眼珠亂轉,一看就是人狡黠小人,正經人誰會跟他做生意?況且父親一向謹慎,所有往來帳目都在帳簿上記得非常清楚,根本沒有這麼一筆欠帳。

  此外,上面的字跡雖然和父親的很像,可仔細看的話,仍然能看出是模仿而成,這個馬元是來騙人訛錢的。

  假如是尋常人來乞討,劉正二話不說就會施捨一些,可是這人來要賬可不同。一來數目巨大,二來人家理直氣壯,並不是施捨點就能解決,人家占著主動權。

  同時劉正還明白,既然懷疑對方是來訛錢,他萬萬不能給,一旦開了這個頭,很多人會以為他好欺負,後面會有更多這樣的人冒出來。

  但又不能去斷然否認,畢竟對方手裡有字據。

  如何是好呢?劉正沒有直接拆穿,而是熱情招待著對方,同時派人去查馬元的底細。

  半個月後,查的人回來。馬元是個有名的潑皮,根本不是什麼生意人,他從來也沒有做過生意,既然沒有做過生意,那所謂的生意往來就是胡說八道。

  劉正不動聲色,將父親的大量信件和筆跡收集好後,一口否定了馬元的訛詐,並且還把對方給告發了。

  馬元萬萬沒有想到劉正會出如此狠手,他以為劉正只是個不到十九歲的小夥子,一旦拿著字據上門,他就會六神無主,誰能料到他如此冷靜,邊招待著自己,就已經查清了底細?而且還拿出了太多筆跡。

  事情非常容易弄清楚,字跡比對可以看出刻意模仿,加上馬元的底細也已經調查清楚。

  馬元這時候開始耍賴,哭得死去活來,說自己被豬油蒙了心,不該這樣去訛詐劉正,他之所以這樣做是有原因的,皆因為家中老母病重需要錢救治,他才想出了這麼個餿主意。念在自己孝順的份上,求劉正放過自己一次,不要追究。

  劉正動了惻隱之心,因為他派人打探馬元的底細,知道他的確有母親一起生活。假如一直追著不放,他會被投監,家裡的老母親沒有照顧。

  思來想去,劉正放過了馬元。既然他不再追究,劉正被放出,千恩萬謝而去。

  劉正以為馬元這件事就算過去了,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惻隱之心一動,卻給自己埋下了一樁禍事。

  時間一晃到了春天,劉正父親三年孝期過去,媒婆接踵而至,紛紛給他提親。

  其實,早好幾年家裡就一直有媒婆上門,先是他不想成婚太早,後來家中接連發生事情,加上尚在父親守孝期,成婚的事沒空考慮也不能考慮。

  如今他基本掌握了父親留下的生意,也再沒有上門來訛詐,最重要三年已經過去,是時候考慮一下婚事了。

  媒婆所說的姑娘名喚張靈兒,家在距離劉台村十裡遠的張家莊,和劉正同歲,家境一般。

  劉正不在意人家的家境,主要是想確認一下長相如何。

  媒婆說這並不難,寒食節要到了,張靈兒明日便要去踏青,劉正可以近距離看一下。

  劉正欣然同意,踏青也是他喜歡的事,人多,熱鬧,正好也可以散下心。

  媒婆和他商量好,明日媒婆會在某地等他,親手給他指認張靈兒,好讓他暗中看看。

  次日中午,劉正出發去媒婆約定的地點,他是一個人,穿著普通衣裳溜達著出去。年輕小夥子,等下要暗中觀察人家姑娘,有種莫名的期待。

  不料到了地方後,發現媒婆並不在,正在納悶時,突然有人拍他肩膀,同時一個姑娘的聲音響起:「你是不是一個人躲這裡偷懶?我可告訴你……」

  姑娘說到一半,劉正轉過了身子,入眼看到一張嬌滴滴的俏臉。姑娘卻粉面通紅,因為她發現認錯人了,呆呆看著劉正。

  劉正也呆呆看著她時,一邊傳出媒婆的聲音:「劉公子倒是來得早,剛才老身有點事給耽擱了。」

  媒婆邊解釋邊看一邊的姑娘,姑娘卻趁著這個機會跑遠。

  劉正仿佛沒有聽到媒婆的聲音,還是呆呆看著姑娘背影。

  「劉公子你看這是不是緣分?你來看張靈兒,卻先看到了人家妹妹。」

  妹妹?劉正不解看著媒婆,媒婆解釋,剛才拍劉正的姑娘叫張彩兒,是張靈兒的妹妹。她和姐姐一起出來,估計還有別人,把劉正給認錯了。

  媒婆說完就要帶著劉正去尋找張靈兒,可劉正不去,他跟媒婆說不用看了,這張彩兒不錯。

  他的意思媒婆馬上明白,他是看上張彩兒了。媒婆可不管他看上誰,只要是自己保的媒就行,人家是為了圖媒利錢。

  當下,她拍著胸脯說這件事包給她了,劉公子只管回家等消息就行。

  就這麼著,劉正原本是來看姐姐張靈兒,可因為冷不丁被認錯,卻看上了妹妹張彩兒,這可以算得上是陰差陽錯。

  張彩兒漂亮活潑,他相信有媒婆在中間通氣,事情應該不難。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