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義安「肥杰」,現任「屯門話事人」,為爭上位爭利益同門相殘

王慌慌 2022/04/07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是新義安現任的「屯門話事人」,曾參與暗殺「屯門之虎」致其終身殘障。

隨后逃往歐洲,衣錦還鄉后,硬生生地打下屯門。

他就是新義安「側頭送」的頭馬,「肥杰」。

最初拿下屯門「豬頭細」與「側頭送」都是功不可沒的,可「豬頭細」資歷老一點,「屯門之虎」這個名號便落在他頭上。

倆人其實勢力旗鼓相當,沒能當上話事人的「側頭送」內心十分不滿。

「豬頭細」上位后,著重培養得意門生「跛榮」。

而「側頭送」這方最得力的助手便是「肥杰」。

雙方一直小沖突不斷,隨著時間一長矛盾漸漸激化。

在2001年,「豬頭細」巡視東莞產業被人連開五槍,好在命大,人沒死,但也落得終身殘障。從此「豬頭細」退出江湖。

據說便是「側頭送」以及「肥杰」派人干的。

之后「側頭送」帶著「肥杰」逃往歐洲,在歐洲做面粉生意。

「豬頭細」退役后,新任的屯門掌權者便是他的頭馬,「跛榮」。

2005年,「側頭送」與「肥杰」在阿姆斯特丹被人暗殺,「肥杰」不顧生死為「側頭送」擋了兩槍,但沒能挽救老大哥的性命。

到此,屯門的「豬頭細」與「側頭送」倆人一死一殘障,開啟了屯門另外一個階段。

「肥杰」帶著「側頭送」的骨灰回到香港,在紅磡為「側頭送」風光大葬,也趁此機會向眾人宣告他的歸來。

在歐洲做了幾年面粉生意,口袋里可謂是糧草充足。

而隨著他的到來,也注定了屯門將再起風云。

「肥杰」靠著錢多招兵買馬,很快手下小弟聚集,經過多次拼殺,「肥杰」不僅將原先的勢力范圍收復,并且吃下「跛榮」多個地盤。

雙方「劃長江而治」,青山公路藍地段如象棋上的「楚河漢界」,以市中心為「公海」,雙方有大紛爭便在此一決高下。

「跛榮」一方有碼頭、有菜市場收取保護費,以及面粉生意。「肥杰」則聚焦搖頭丸生意,手下年輕的得力助手頗多。

2012年10月,跛榮與妻子因洗鈔票被起訴,據說涉案金額高達兩千七百七十多萬。「跛榮」被判入獄五年。

而當跛榮官司纏身時,覬覦「屯門話事人」位置已久的「肥杰」便開始行動。

僅一年間,屯門大片地區都歸他掌管。僅剩富泰村的「生菜」不肯投降。

「生菜」是「跛榮」手下猛人「蘇牛」的門生。「生菜」雖然年輕,但他身手了得,鐵了心的要與肥杰對干到底。

2013年,「肥杰」這方與「生菜」多次沖突,雙方大街上砍人,燒車無所不用其極。可以說是到了:「既決高下也決生死」的程度。

雙方這樣以死相拼對于社團并非好事,新義安高層出面調和。

同年10月份,「側頭送」另一門生「忽得超」結婚,「忽得超」是「肥杰」堅實的盟友,新義安高層由「大總管」林江帶隊,帶著社團內多位大佬到場祝賀。

在2015年時,「跛榮」的手下,已退役「蘇牛」的女兒結婚,新義安「二代龍頭」向華炎親自到場。

隨后在2015年10月,「大總管」林江在尖沙咀酒樓內與江湖上各路人馬聚會,并當場宣布「肥杰」為新任的「屯門話事人」。

覬覦「屯門話事人」這個位置已久的「肥杰」這回可算是名正言順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